治堵的根本在于城市功能结构的调整

2021-06-16 22:01

堵城之惑

2011年,广州治堵政策出炉,新华社曾刊载文章这样形容当时的治堵:“有限的道路资源,迅速的人口集聚,兴旺的汽车产业,滞后的城市规划……伴随着城市发展的进程,拥堵日益成为困扰着每一个都市人的顽疾。继北京之后,广州‘治堵’方案在2011年农历新年前出台,即引发全国热议。”

时间来到2010年,随着车辆的逐年暴增,北京限购政策出台,广州停车费也随之调整,以“治堵”为目的的各种政策也相继出台。“10元停一晚的年代不再了”,伟泉感叹自己的车生活从那时起发生了改变。也是从此时起,伟泉从现实和心里都感觉到了“堵”。

机动车的快速增加让人再陷堵城之惑 羊城晚报记者 王磊 摄

伟泉的第一份工作在广州,租住的地方在赤岗,当时的赤岗还没有地铁,虽然到工作的地方坐公交车也就半小时左右,但对于每天8点半上班的他来说,还是要提早到6:30就要起床,“迟了就很难挤上车”。

随着广州各条线路地铁的开通,在广州市中心的生活变得越来越便利,与家人相聚的时间也多了,即使周末加班,家人花上个把小时就能到广州探望他。当年,伟泉的“车生活”是如此舒心……

2005年,伟泉买了车;2007年,他把家安到了广州市中心。当年虽然因为工作原因买了车,但伟泉并没有买车位,“在赤岗的时候车子随便放”,就算到了市中心居住,“地下车库停一晚也就10元”,每个周末回佛山,楼下的车位也是1000元/年租金。来往广佛,也从未感觉有拥堵。

核心摘要:在众多专家看来,治堵的根本在于城市功能结构的调整。

一名“海归”的12年三城生活,如今面临——

编者按

近日出台的“史上最贵停车方案”,更让伟泉有种如坠深谷的感觉:“工资不增加,物价都在涨,压力山大啊……”面对媒体上所说的有车主考虑“卖车”,伟泉直言:“我也不是没有想过。”

编辑: 蔡晓丹

伟泉出生在佛山,如今在广州工作,12年前留学利物浦。以他的话来说,这三座城市都曾是他的“家”。“家”里的事都牵动他的每条神经。正如日前广州出台的“史上最贵停车方案”,让伟泉更相信“生活将彻底改变”。

来源: 羊城晚报网络版 作者:

广州市优化调整停车场差别化收费方案听证会将于3月下旬举行,方案被媒体称作“广州史上最贵停车方案”,其目的谓之治堵,而纵观国内城市治堵政策,有以行政手段著称的北京,也有以经济手段“治堵16年”的上海,但单单以目前盛行的各种治堵手段打冲锋,真能奏效?

随着广州地铁的开通,伟泉可以感受到“什么叫做快捷”,“从坑口到天河城也就半个小时左右”。

广州治堵的脚步并未停止。2013年,为了缓解拥堵广州更传出限制外地牌车辆进入的消息,一时间,像伟泉这种两地奔波的有车候鸟族命运一度成为焦点。

为了应对广州日益增加的生活成本和市内交通的拥堵,伟泉在广州市内的代步工具改为出租车、公交和地铁,并且在2010年下旬,伟泉做起了广佛候鸟,广州的“家”也不住了,索性每晚开车回佛山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,当时正在读高中的伟泉就曾和朋友冒着广州“禁摩”的“风险”,从南海大沥开摩托车到广州天河电脑城电脑买配件,“(当年)好疯狂啊,可是从大沥挤公交车到天河,没有直达车,而且花太多的时间。”